你的位置:主页 > 清风文苑 >

清风文苑TYPENAME

【微也足道】庄子认为什么是真正的“忘“?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7-08-08 11:47
  • 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

  什么是“忘”?对庄子而言,真正的“忘”是忘记了不应该忘记的。而这不应该忘记的,就是——德。《庄子·德充符》中有言:“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,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,此谓诚忘。”即是说道德上有所长,那么形貌上的缺陷也会被遗忘,应该忘记的是形貌,不应该忘记的是道德。不忘形貌而忘道德,是真正意义上的遗忘。

  庄子说了这样一个故事:鲁哀公问孔子,卫国有一个长得非常丑的人,名叫哀骀它。但是男子与他相处,仰慕他不能离去,女人见到他,愿做他的妾侍也不愿做别人的妻子。这令鲁哀公感到奇怪,一个无权无势、没有做官也没有钱财,长的还能惊吓到天下人,为何无论男女都想和他相处?就连鲁哀公自己见到他,相处不过数月,就想请哀骀它当宰相。孔子说哀骀它这样的人是才全而德不形者,即才智具备而推功于物,所以德不见于形。

  这其实正是庄子对德的看法。庄子认为个人的精神价值、内在的道德是高于形骸的,至德之人的德充斥在内心,与外界相和,它可以借任何一种形貌表现出来,即使是丑陋的、残缺的。而见到有德之人,自然而然就会忽略其形貌,庄子在《德充符》中,就用了许多形貌有所缺陷而道德高尚的人的例子。如一个坡脚驼背还缺嘴的人游说卫灵公,一个颈上瘤和盆瓮一样大的人游说齐桓公,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穷天地之陋了,但都因为其德而忘其形,使得卫灵公、齐桓公爱其德而悦其人,不觉得他们的形貌丑陋,反而觉得形貌无缺的人脖子太细了。用绝丑的形貌来衬托绝美的道德,两相对比之下,形貌的美丑已经无关紧要了,德才是最根本的。追求外表而忽略精神,注重形貌而轻视道德,无疑是舍本逐末、因小失大,才是“忘”。